St. John's 八日(2)

2021/09/10 admin 348

St. John's 八日(2)


第五天

 

The Bell Island

 

Bell Island 是因为遇到一个爱说话的 Ottawa man,我们在等电梯的时候,他热情地跟我们打招呼,互相greeting 后,他发现自己认错人了。我问他您是来 St. John’s visit 吗?他说从 Ottawa 来,我说我们从 Toronto 来。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他说自己本来是 Newfoundland 人,后来去了 Ottawa,这是COVID 后第一次回来 blah blah…..然后好为人师地告诉我们说你们应该去… Bell Island…,大部分地方都去过了,Bell Island 是还没有去过的地方之一,回头搜了一下,觉得不错,照片非常吸引人,就决定次日开车过去。

一觉醒来已经快九点,等到开车上路已经快11点了,在St. John’s 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堵车,这次也是一样,一路顺利,大约一个小时就到了Ferry/轮渡码头,但刚刚前面的船已经装满,后面的一班轮渡是一个小时后。饥渴,去旁边的一个餐馆去买 Fish & Chips 及饮料。等食物做好,刚好要上船了。坐在车里吃完食物,随大流到最高层甲板看风景。风景煞是好看,但海风好冷,身着一件薄羽绒服仍然瑟瑟发抖,看到一个 old man 身着T恤短裤,深表同情,戏称他是从Hawaii(夏威夷)来的,就叫他Hawaii Man。坚持了一会儿,还是下到下层甲板,感觉好多了。

今天天气阴(这几天都阴阴的,去鸟岛那天除外,how lucky we are!),所以海面是灰蓝的,能见度不是很好。不一会儿功夫就到了,开车上路,根据Google所报信息,跟随Google Map,首先来到 Mine Tour & Museum 的所在地点,但所有的窗子都用木板钉牢,一看就是拒不待客的姿态,扫兴而归。

掉头,去 Bell Island LighthouseLighthouse  其实不大也不高,漂漂亮亮的一个白色的房子,上面是一个白色的灯塔顶着一个好看的小红帽。房子的周围是一圈白色的 deck 和围栏。面朝大海,海风挺大但并不犀利地吹拂着面颊。一个黑衣大叔正和那个T恤短裤的 Hawaii Man聊得正欢。礼貌地听了一会儿,上前两步做出想交谈状,那T恤短裤大叔 便say goodbye了。他得感谢我使他可以回到车里暖和一下了。

和黑衣大叔聊了一会儿,询问了一下岛上的旅游景点等等。黑衣大叔非常热情地介绍景点和路线,谈笑之间,天上下起蒙蒙小雨,打在脸上和挂在睫毛上。大叔谈性仍浓,我不停地点头say yeah,又礼貌性地扯了一会儿,便礼貌性地告别,躲进车里去。


图片关键词

蓝T恤那个就是Hawaii 大叔

 

灯塔的旁边是一个Cafe,买了两杯咖啡,温暖了冷风细雨中颤抖的俺。

 

图片关键词


灯塔旁一个缓坡的草地上上,一个深具历史感和沧桑感的长凳,面朝大海,孤孤零零。或许很久之前有一个姑娘坐在那里,在春暖花开的季节,在冷风细雨的黄昏,在漫天风雪的长夜,等待航的心上人归来,一望万年,地老天荒

 

恨君不似江楼月,南北东西。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

恨君却似江楼月,暂满还亏。暂满还亏。待得团团是几时。(宋. 吕本中)

 

今天在车上又看到这首诗,放在这里应一下景。

冒雨开车去黑衣大叔说的 beach,到的时候雨正好停了。

那是一片荒芜之地 荒芜并非寸草不生,相反,各种花草异常茂盛。荒芜指的是人烟的稀少,亦非 civilization untouched,更似 abandoned by civilization (被文明抛弃的) 地方。道路是unpaved 的碎石小径,勉强走开一辆车。把车停在一个较为宽阔的地方,往海边跋涉。一个小伙子迎面走来。

 

“Hi”

“Hi, how are you doing?”

“Good, thank you! How far is it to the beach?”

“It’s not too far. Go down the hill. Then cross some crazy rocks. Then there is a little tunnel to go through.”

“Thank you!”

“Have a nice day!”

“You have a nice day, too!”

 

“Very nice 小伙子哈我们心怀感激地说。还很帅呢。

“What does that mean? 女儿问?

“Means good looking.”

Haha!

 

再往前走,一股臭气扑鼻而来!难道海边很多臭鱼烂虾?下去一个80度的陡坡,看到一股清流潺潺而下,一直延伸到海中,仔细一瞧居然还有人工水泥的痕迹,原来那是一个下水道的排泄系统,臭味的来源。

先不说煞风景的事情了。

那自然景观还不得不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对面是一个巨大的石柱从水面垂直起,虽不能说高入云吧,但壮观二字绝不负虚名。沿岸也是垂直的悬崖绝壁。从那垂直的断面可以看到不同的岩层结构,大概是不同时期的地壳变动所致。那里的石头也很特别,有的坚硬如铁,有些用脚一踩就破碎了,硬度介于石头和干胶泥之间。

 

图片关键词


那里其实是一个废弃的采矿场(铁矿?),但我不觉得悬崖是采矿所致。那个tunnel(隧道)是用木头撑住的,里面漆黑一片,地面是四壁都是原味泥石,非常简陋。隧道不像采矿的隧道,大概是为两边的交通所修,这里人烟罕致,看来还是和采矿有关,大概是用来运输矿石的吧?但隧道又似过于狭窄。

 

图片关键词


穿过隧道,又是一片洞天!只恨文采太差,描绘不出震撼的感受。那是一个 U 形,长约100m,宽大约 50m,三面都是那种垂直的峭壁,层层叠叠,给人一种压迫感,心生敬畏。地上多为那种深灰色的层岩,被海浪冲洗击打千万年后形成的大小不一的卵石。靠海的那面,海水拍打着卵石沙滩,时而浅吟低唱,仿佛诉说着绵绵情话;时而又粗旷地咆哮几下,仿佛在宣泄内心难以压抑的激情。放眼眺,是无尽的海面,此情绵绵无绝期的无尽。因为阴雨的天气,海是灰蓝色的。如果是晴天的话,海上可能是深蓝的,一日之内,因为光线的转换,可能会有深蓝、深绿、浅绿、浅蓝、桔黄、红色--像火焰燃烧的红色,那是落日的晚霞的颜色,当然,夜间会变成黑色,如果晴天的话,星星和月亮的反光会在海浪间闪烁。我们去的时候明显是落潮的时间,从地上的痕迹可以看出,涨潮的时候海水可以灌满大半个空间......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这里如同 island 的门户,接受着大自然的潮潮汐汐。那个拔地而起的崖石则好比它旁边的卫士/phallus,默默的守护着它,一往而情深。

插曲:拿手机录像,边录边退,脚下一滑摔了个屁股蹲儿,右 butt 怪疼的。前几天在家拖地把左 butt 摔了一下,这下两边平等了,东西半球可以和平相处了。

赶回到码头,正好有一艘轮渡在check in,很快就上了船。轮渡缓缓驶离 Bell Island,回望离的岛屿,在清风和雾气中,仿佛一个卧醉的美人,不知怎的心有怅怅焉。也许是因为老了,任何形式的分离都有些怅然若失感。

人生就是分离的过程。离开小伙伴,父母、亲人、朋友、孩子、爱人、然后自己的肉体。

很多来访者问我:王医生,你说人活着有没有意义?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我通常不愿意回答这样的提问,因为生命的意义对每个人都是不同的,对于我来说,经历就是人生的意义,喜怒哀乐都是经历。一天的轮渡和跋涉,给我的人生增添了新的体验,多了一分意义。

但我也理解,很多人,比如抑郁症的患者,很难从这些平凡的,甚至重大的,生活事件中体验到乐趣,更不用说意义感了。祝愿他们积极治疗,耐心等待,会有那么一天,你能够重新体验到人生的各种味道。不只是苦涩的味道。

话说当初某人买机票的时候,手一滑 book 了十天后的返程,而且选了不能改的选项。几天过后,审美和身体双疲劳了,就想着怎么能够早点回去。网上改不了就想看看打电话能不能改,但打了无数次电话,每次一等就是一个小时也没人接电话。后来觉得开车回去也是个选项,计划开车到到 Marine Atlantic 轮渡码头,做一夜轮渡,在船上睡一觉,第二天再从North Sydney 上路。每个人都 happy with 这个 idea,还乐滋滋地到超市买了水果、水、可乐、巧克力、chips、和Quidi Vidi 啤酒准备拉回去。

可是,计划不如变化快。结果,租车公司说如果把车开去多伦多还车,要charge $3000!(补充一下,上次租的车还上后,又在 Hertz 租了另一辆车)

万般无奈,觉得最省钱、最不省时间的方法就是乘原定航班回去了。钱和时间,权衡之下,咱这样的,还是选择省钱了。

 

第六天

 

算一下还有好几天的时间,盘算着每天玩一个 Provincial Park National Park 都太),还玩不完呢。

今天去的是 La Manche Provincial Park,因为它最近,开车一个小时,而且网上的那个吊桥还挺漂亮的,好几天就心念念地记挂着它呢。

Google Map 上直接设定到  La Manche Provincial Park Suspension Bridge,我们先进入  La Manche Provincial Park,发现里面是一个 RV 营地。等我们再顺着设定路线往前开时,拐了一个弯,看到的是一个 “Do not enter” 的标志。乖乖地把车倒出来,找了一个路边的位置停下,下车步行。Map 显示还有 700m 就到吊桥了,所以水、食物都没带。没走多,看到路边有很多红的和黑色的 berries。我说是 black berry (黑莓),某人说不是。我摘一个往嘴里塞,某人大呼小叫让我不要吃。往前没多,发现有个男人蹲在草丛里。

 

“Good morning, Sir! Excuse me..."

"Hi~" 一个清廋的男人拿着一个深红色的搪瓷缸,正把 berries 放进去。

"Are you collecting the berries?"

"Yeah!"

"Are they black berries?"

"Yes, they are."

"They are edible, right?"

"They are pretty good. You should try."

 

我蹲下摘了一个,果真不错。自然熟透,清甜可口,比超市卖的更多一份成熟的清香。从背包里翻出一个 Ziplock bag, 不一会儿就摘了小半袋。再往前走,又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士带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在摘 berries,仔细一瞧已经摘满两桶半,路边还有两个空的桶等待填满。看来是一个有备而来有经验的采摘者。

700m 的路程走了有两公里才走到,关键是路况比较费鞋和费脚脖子,深一脚浅一脚,频频眺望,终于来到了吊桥的影子。

历尽千辛,看到的景色还是十分惊,太惊


(本来以为这一段已经写完了,校对时才发现没有写完,但补写时有些记忆和感受已经想不起来了。)

 

话说沿着小径一直走了大约两公里终于看到了吊桥的影子,因为我们走的路有些不对,需要从一个颇有些陡峭的大石头上慢慢滑下去才能来的吊桥的这头。吊桥是连接一个“finger”两岸的桥梁,长约(据Google 出来的数据)500 m,右手是通向大海的海湾/finger,左手有小溪和一个瀑布,两侧的山上是无尽的松林。正对海湾的地方,仿佛是一个房屋的遗址,现在是一个光光的石头。不知以前谁这么有眼光,找到这样宛若仙境的地方盖了房子。如果不是漫长的冬天,那真是求之不得的人间天堂的景色啊!

 

图片关键词 


吊桥虽然很长,但修得很坚固,地板和扶手都是原木的,站在上面只能感到稍稍的摇动,不像温哥华吊桥(Capilano Suspension Bridge)那样摇晃,也许没有那么长的缘故。

穿过吊桥,上一个木制台阶,trail 往前继续,路况依旧,沿途可以观赏海景,也有数个可以下到水边的机会,中间我的低血糖“发作”,幸亏有路上摘的黑莓,吃了几口,感觉好多了。

看到一个叫做Doctor’s Cove 的地方,有些好奇,便沿一个几乎看不出来的踩出来的小径走下去。下面别有洞天!很多巨石的岸边,对着一个浅浅的海湾 (相对于 “fingers” 而言),岩石上布满snails (小海螺),坐在岩石上,听着海的声音,看着海水击打岩石时泛起的泡沫,感觉可以一直那么坐下去。


图片关键词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Doctor's Cove & 带有神秘符号的岩石


也许因为在沿海城市生活多年的缘故,见到海就倍感亲切。在海边,拥有一个小屋,最好前面是一片沙子细软的海滩,早晨可以从东边的窗子看到日出,旁晚可以坐在门前静等日落,让自己和海水一同染成晚霞的颜色。这是我可能永远也实现不了的梦想,之一。哈哈。

为什么叫做 Doctor’s Cove 呢?

也许,很久很久以前,一个aboriginal 的神医,住在这海边的小木房里,为周围的人们行医问病,久而久之,人们就称它为 Doctor’s Cove 了。

也许,很久以前,一个名医为情所伤,或因为变故,看破红尘,卖掉所有家产,在海边建了一个石头的房子,日日面对大海,边捕鱼糊口,便为周围的人看病行医,久而久之,人们就称它为 Doctor’s Cove 了。

Doctor’s Cove 上来,看地图trail 还有4 km 多,就很累、很渴,就决定中途折返了。幸亏有采摘的那半袋参杂少许蓝莓的黑莓,成立我们果腹解渴的唯一选择。边往嘴里塞着黑莓,边议论着野外求生的话题,感觉走了很久,太久,经过一个停车场 (这里应该是去吊桥停车的正确地方,而我们把车停在了公园里面),才进入了公园,回到黑莓地段。

也许经过一天的日晒,又有很多黑莓变成了黑色(没熟的时候是红色的),很快又摘了满满的一袋,带回酒店吃。


图片关键词

 

第七天

 

早晨醒来就感觉头痛和脖子痛。默默体会了一下,感觉是枕头不舒服和在车上睡觉时脖子扭秧歌所致,再加上有点过敏,所以鼻窦也胀胀的不舒服。

Please God, bless me, 不要是COVID,也不要是感冒。

说到过敏,我现在顶着一张口罩脸,因对一个在日本超市买的口罩过敏所致。

现在的St. John's、公共场合的室内已经不强制要求戴口罩了,但咱从多伦多来,积习难改,心理一下子适应不过来,每到一个地方都忙不迭地把口罩戴上,拦都拦不住。嘿嘿。现在好了,原本脸上就有很多看点儿,现在又多加一份绚丽的彩色,在人群中直接成了一道风景,迎面而来的眼光都恋恋不舍地在我的脸上流连,对stare 过久的人,就只好指着自己的脸说:“I am allergic to the mask.” “Oh dear!”

好在回多伦多后可以用mask遮上了。

下床来,发现脚弓和脚腕都很痛,一定是昨天走路太多,和在崎岖不平的小径上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路是,脚腕肌肉有些拉伤所致。但活动了一会儿,感觉好一些,因不想影响今天的行程和大家的心情,便没有作声。

 

Chance Cove Provincial Park

 

早上起来先研究今天去哪里玩。最后在好几个选择中选了Chance Cove Provincial Park, 原因之一是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原因之二是因为从照片上看那里有一个沙滩。St. John’s 的海岸线非常长,但岸边多是陡峭的悬崖和石头,或者是石头沙滩,而且石头多是深灰色的大小不一的鹅卵石。照片上看,虽不是那种细沙沙滩,但至少能看到白色了。

 

图片关键词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Chance Cove Park & 沙滩鹅卵石(下面有很多这样的蜘蛛)


景色还是非常优美的。天气不错,能见度很好。海水是蓝色的,沙滩上近海的地方是颜色较浅的粗沙,往外则是从小到大的鹅卵石,大多是灰色的,有一些事绿色的,还有纯白色的。绿色和白色的占很少的一部分,但显得非常漂亮,尤其是白色的卵石,被海水侵蚀冲磨的滴溜溜圆,非常可爱,有的还夹有黑色或砖红色的颜色。沙滩总共有500多米长吧? 站在最端,眺望海面,甚是breathtaking,浪涛有节奏地哗哗地拍打着岸边,令人恋恋不舍。

沙滩上有很多被海水冲上来的海带,心里念叨海带炖排骨的美味。

虽然天气很好,阳光灿烂,但气温挺低,当天的最高温度是16度,在海边的感觉也就是10度的样子。瑟瑟发抖。

那里有一个Chance Cove Coast Trail,如果去走那个trail 一定能看到更美的海景。但我们惦记着去 Terra Nova National Park,就没有去走 trail

 

Terra Nova National Park & Charlottetown, NL

 

Terra Nova National Park 大概是离 St. John’s 最近的一个国家公园。早晨没有选它是因为要将近4个小时的车程。但去 Chance Cove 的路上看到Terra Nova 的标志,发现原来在一个方向,就决定还是去 Terra Nova 看一看,来一次St. John’s 一个国家公园都不去,别人一定会说:你们也太 lazy 了!

天色已经不早了(早上出发时已经 11 点多),就赶紧上路了。

路上有两个detours。都是蒙嚓嚓临时起意,但都有意外惊喜,所以也记录一下。

 

一个是Clarenville

 

路上看到有挖矿的景象,然后看到Clarenville的标志,就按图索骥,跟了进去。惊喜的是那里居然是一个挺“繁华的”towntown 的头上有一个 plaza, 里面有Tim Horton’s, Subway, Canadian Tire Sobey’s  等,应有尽有。因为早饭还没吃,已是下午三点多,饥肠辘辘,就在Tim Horton’s 买了三文治,狼吞虎咽,过去真不知道可以这么好吃。

话说Tim Horton’s 的三文治成了这次旅行的favorite food 之一,这里的 Fish & Chips 不错,因为这里盛产 cod fish,鱼肉都很新鲜。还有一种 seafood taco 也很不错,价廉物美,是在地理博物馆停车场的移动 Food truck 上买的。最后一天又专门开车去买,结果没开,遗憾得不行不行的。

民以食为天,对吃货来说,吃比天还大。坐在这里写今天的行程,至此,一包Tostitos 和一盒 Dip 进肚了,为什么仍然意犹未尽?

 

第二个是 Charlottetown, NL ( NL 是为了自己和 PEI Charlottetown 区分)

 

吃完之后继续上路,还未回到一号公路,就遭遇了在 St. John’s 的第一次和唯一的一次堵车。前方在 pave 一个岔路,但工程车在那方操作,影响主路的通行,一次只放几个车。等了大约10 分钟,就又可以撒欢儿狂奔了。

中途,在地图上看到前方右转有一条路,直接通往海边,便当机立断拐了进去。嚯,别有洞天 (多次用这个词,它确实是此行常有的一种感受,常常一转弯就是让人 breathtaking 的风景),绝对是要尖叫的那种惊喜。下面是一个小镇,大小可能连中国的村也算不上,满打满算有二十几栋小房子?但都是无海景啊!人们都下班了,船静静地停在码头,我们走上 deck,走到海中央。下面的海水清澈见底,可以看见高高矮矮的水草,黄绿色;可以看见大大小小的鱼,红色的,黑色的,泥色的sting fish 得仔细分辨。最最好看的是白色透明的 jelly fish,像一朵朵白色的会游泳的花,身体是花朵状,粉色的内脏也是花朵状,有的还有长长的触足,在水中优雅悠闲地游来游去。有一群群的,也有独自一个的 loners。第一次在海里面看到这么美丽的 jelly fishes!以前只在水族馆里和电视上看到过。在PEI Charlottetown也看到过 jelly fishes,但那里的个头很小而且那里的水没有这么干净。


图片关键词图片关键词



 

我们就趴在那里看了足足半个小时。

然后,到town里转了一圈。回来后对那里念念不忘,要是有钱,不用操心生计,不用担心老小,就住在那里,看书、写字、吃海鲜。每年十月份开始,就开始囤上一冬的食物和干材。到春天,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整整一下午,还有一晚上,海子的诗都在心里(不是脑子里)转悠。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在网上还找到了英文的翻译:

Facing the Sea With Spring Blossoms

 

From tomorrow on, I will be a happy man.

Grooming, chopping and traveling all over the world.

From tomorrow on, I will care food stuff and vegetable.

Living in a house towards the sea, with spring blossoms.

From tomorrow on, write to each of my dear ones.

Telling them of my happiness.

What the lightening of happiness has told me.

I will spread it to each of them.

Give a warm name for every river and every mountain.

Strangers, I will also wish you happy.

May you have a brilliant future!

May you lovers eventually become spouses!

May you enjoy happiness in this earthly world!

I only wish to face the sea, with spring blossoms.

 

(https://baike.baidu.com/item/%E9%9D%A2%E6%9C%9D%E5%A4%A7%E6%B5%B7%EF%BC%8C%E6%98%A5%E6%9A%96%E8%8A%B1%E5%BC%80/273 )

 

(据说海子写完这首诗不久就自了。这首诗其实就是告诉人们他不是一个happy man。第一句就说了: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美好的愿望,而已。)

不过,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真是暖人的句子。如果能在这样的人间仙境里度过余生,真好!

这里是人间仙境呢,忘记告诉你。那是一个平静的海湾。St. John’s 是一个很大的岛,应该比台湾岛大吧? 说不定有日本那么大。四面环水,这里有一个非常特别的地理环境,这里的海有很多伸入陆地的 fingers (就是这么叫的),形成大大小小的海湾。所以我觉得,相比大海边,这些海湾里应该平静很多【我的(合理)猜测。】

U 形的海湾,三面都是茂密的森林,一望无际。海面还是有海浪一波波地推向岸边,击打着岸边的岩石,发出哗哗的声响,溅起白色的浪花,然后白色的泡沫退回到海面,然后又是海浪的击打


图片关键词

 

又开了一个小时左右,就到了 Terra Nova National Park. 天色已经趋晚,停车场只有三四辆车了,Information Center 也已经关上了门。我们直接下到海边,那里有一个较小的deck 码头,如果来得早可以租 kayake 划船玩,貌似还有摩托艇 tourIC的旁边还有一个小小的 Inn,有三个房间,心想下一次(如果还有下一次)就早早地在那里订好房间,在那里住上一夜,晚上听黑熊在窗外徘徊,早晨醒来看海上日出,是不是很浪漫呢?

来得晚的好处是沙滩上只有我们了。其美景比Charlottetown 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就不赘述了。我们先去左边沙滩,再去右边沙滩,虽没什么特别的好做,但沉浸在美景里就是至高的享受,这样的沉浸式的体验,三维 + 声、色的体验是看视频、电视、documentary 无法代替的。

虽是最后的冲动决定,但不虚此行,不虚此行!

Terra Nova Provincial Park 里面有三条 hiking trails, 看上去都很好,因天色已晚,都不能去了。但愿以后还可以再来,一定都去走一遍。

回去的时候已经快八点了,夕阳西下,海面非常美丽,很想在IC旁边的那个桥上看完落日再走,但那天落日(sunset)的时间是 8:41 pm,回程还有差不多4个小时的车程,还是赶紧上路了。


图片关键词

 发现金矿!


长直的公路,远处的山上松林密布,无尽地蔓延。“So many Christmas trees!”我们玩笑地说着,谈论着加拿大的自然资源。

路两旁,一个个的海湾,和ponds。处处都是画景,处处都令人流连忘返。

不一会儿功夫,天就全部黑了下来,一路黑咕隆咚,只偶尔有车飞驰迎面开过。

虽然疲倦,但很满足。想想还有一天就要回去了,真有一些恋恋不舍呢。

也许人老了就容易怀旧,凡是遭遇过的人和事都有些难舍难分,哪怕插肩而过,飞鸿一瞥。


"可是我现在是中年人了......我觉得在这个年纪就是扶着腰站在路中间,因为这时候腰椎真的也不大行了。这时候你会往前看还有什么路可以走,可是你更会往背后看,看看你是怎么走来的。"

 

这是黄丽群的海边的房间小说集里后记中的一段话。这本书是这两天看的,本来带了专业书,想着晚上可以看看,但一如既往,休假的时候根本不在看专业书的情绪当中,在微信读书里看到这本书的推送,就看了起来。看小说不费脑子但挺费感情,看完后心里老不痛快了。特别是第一篇海边的房间,过去两天了,仍然如鲠在喉的感觉。

书很台湾味,角度清奇,推荐给喜欢心理学的朋友去琢磨。

 

第八天

 

今天是我们的第八天,非常想念家里的小米粥和龙井茶。昨天晚上看到有人写的二十八天纽芬兰自驾游,真心很佩服了。

老大发来一张Toby趴在沙发背上的照片,幽怨的小眼神让人内疚感爆棚,归心似箭。

今天的目的地是昨天晚上找好的,网上推荐的在St. John's 必去的 12 个景点,除了两个教堂没有去就剩看 Puffin了,且上面说 Flatrock 是看 Puffin 的一个好地方。

 

Flatrock Cove

 

昨天晚上朋友推给我一个云遮雾障的山头,在网上搜了好半天也没有找到在哪里,今天早晨开车出发后发现今天雾气很大,能见度很低,每个山头都罩着云雾。边走边念叨今天可能看不到 Puffin了。

只有二十几分钟的车程。顾名思义,Flatrock rock/石头 flat的,地貌非常特别。下车就看到有一个 trail,便决定沿着海边的 trail 一路走过去。

怎么说呢?我觉得这里之所以叫 Flat Rock,这块像舌头深入海中的半岛就是一块巨大的 flat rock。这块巨大的 flat rock 上立着一块块的巨石 giant Rocks)。没有沙滩,沿海是寸草不生(实际上夹缝中还是由那些矮矮的植物顽强地生长着的)的 flat rocks,感觉那些 rocks 是由火山 lava 凝聚而成的,因为看上去就好像混凝土一样是有碎沙石凝结而成,上面是亿万年雨水和海水冲刷的痕迹。

 

图片关键词


在海边的码头有好多的海鸥。刚来的时候看到一个巨大的 flat rock 上有很多的 鸟儿,我们前面的两个女人到上面把鸟儿都吓走了。

坐在石头上,眺望雾中的大海。没有鸟,就这么坐着,就可以。直到到地老天荒。

舌头的这面过去,从舌头的那么返回。两面都可看到惊涛拍岸。审美疲劳了,疲劳了。

回来的路上,在鬼斧神工的大自然杰作中间,看到一个人工建造的遗迹,一个废弃的bunker/地堡,远远看去像一个张着大嘴的怪兽的头。走进后用手机的flashlight 照进去看到里面的丑陋和外面的山清水秀很不和谐,是垃圾,墙上蓝色的涂鸦写着“slutty communists”。下到山/坡下,开车到刚才看到的一个“Fish & Chips”,人家没有开门。

开车回去,直奔 Signal Hill,想体验一下雾中的信号山,结果因为雾太大,什么也看不清,有些失望。

在那里碰到一只狗,一只黑色的 Newfoundland,狗的主人说他的名字叫 Chief(记得有个著名的狗的名字也叫 Chief,是在 The Room Museum 里看到的)。严重怀疑那人故意在那里显摆。

 

“Hi, your dog is so beautiful! Is it a boy?"

"Yes, his name is chief."

"He is a beautiful big...how heavy is he?"

"He is 160 pounds."

“Can I take a picture with him?"

"Yes, absolutely!"

"Can I touch him?"

"Yeah, he is friendly."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Newfoundland dog 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品种,体型巨大,毛很茂盛,远远看上去像一只熊,是一种 working dog for fishman ,但性格很镇静友好且忠诚。我们 neighbourhood 也有两只(同一个人家的),偶尔碰到他们出来散步(可能因为狗的外形太大,他们总是在没大有人的时候才出来),但以前不知道他们就是 newfoundland dogs

下山找吃的,在网上搜到一个叫做 Jin Dragon 的中餐馆,到那里发现没有开张,又乖乖地回到 Magic Wok (已经在这里吃了三顿了)。要说他们的中餐还不错,但是做给老外吃的那种,所有的炒菜都是同样味道的汤汁,所有的油炸物都是同样的蘸酱。而我们就点了葱酱牛肉 beef with green onion and ginger) 一个铁板海鲜,一个油炸乌贼和一个油炸豆腐,牛肉上来也是铁板,所谓的铁板是将炒好的菜端来后再倒在一个烧热的铁板上。所以四个菜分两个味道。铁板海鲜里面主要是虾,虾不新鲜,而油炸乌贼里面只有两三块里面有乌贼,其余的是油炸的各种蔬菜(西兰花、青椒、胡萝卜、洋葱)。不过酸辣汤还是温热了一下肠胃,出门在外,知足了。

回酒店收拾行李,歇息,乘用光所有的Aeroplan points 才改过来的红眼航班次日凌晨回到多伦多。

到多伦多后,行李失而复得,疲倦、沮丧,不多提了。

Homesweet home!

当日,处理各种邮件,安排预约。收心、换脑子。

次日,开始工作。

 

遗憾

 

虽然八天的旅程已经很疲劳了,但也有挺多但遗憾的。

比如 Signal Hill 上的三个 hiking trails 都没有走。

Terra Nova trails 感觉也挺不错,万一以后有机会再去一定再去那里,要计划一天的时间,或者在那里住一晚上。

还有一个 Gros Morne National Park, 据说也非常美,因为开车太没有去。

还有一个叫做 Sandbanks Provincial Parks,那里是有真正沙滩的,也因为开车太远没有去。

也没有看上冰山和鲸鱼。

有个叫做 Fogo Island 的岛,有人告诉我们值得去,但也是因为太,一天肯定不够,在岛上又没有找到合适的住宿,所以没去。岛上有一个 “Fogo Island Inn" 据说非常好,但看了一下价格,每晚 $2000 - $3000+,也就咂了一下舌,羡慕了一下,土豪朋友可以去体验一下。

而所有的遗憾都和没有计划周全有关。生活总要有遗憾,one way or another,就当它是缺陷美吧,留个想头,万一有一天又想去了呢!

休假是生活的插曲,感恩能够回到自己的屋檐下,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所谓安全感,很大程度上和对每天的生活能有个大概预期有关。所谓缺乏安全感,就是在现实中或对未来心有忐忑,缺乏确定感--意识层面或者无/潜意识里层面。

 

FW,Toronto. September 5, 2021)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