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 John’s 八日 (1)

2021/09/10 admin 743

St. John’s 八日(1)

 

图片关键词


“但是一个人总是要出发的,不管是向着天空,还是地狱。”

(余秀华)

 

在旅途中读到余秀华的《八月》,这是其中的两句,就用它来开头吧。

这里记录的是自己的行程加上一些碎碎念,送给自己日渐衰退的记忆。就算行程的东西也大都没有经过“考证”,不可作为旅游指南或攻略看待。

最初有到东海岸旅行的想法是在打完第二剂疫苗和安省宣布进入第二阶段的开放之后。

所以最主要的原因是内心的安全感增加了!另一个并列第一的原因是从2019年的8月到2021年的8月,整整两年的时间,除了2020圣诞节休息了几天,明天都工作十几个小时,加上做饭家务,感觉对Therapist 和主妇这两个职业,都要产生职业倦怠和 burn out 了,不得不照顾一下自己的mental health了。

我起初的想法是开车到海洋三省转一转,边走边玩,玩够了就往回开,比较符合我自由散漫的性格,疫情期间也比较安全。但研究过路线后,感觉路上开车时间过长,也不想费精力一个个地去订旅馆等,就决定飞过去,下飞机后再租车去玩。

选择飞去的地方是 St. John’s

结果,这是个一波三折的决定。在pending决定的时候,网上显示的机票是$300,因为有来访的预约没有安排/reschedule 好,没有立即买票,谁知道等到第二天就涨到$1000+,又等了两天,眼看宝贵的时间一点点流失,终于等到一个稍好的价格,下决心买了机票。

可谁知一个以前从未遇到过的问题又出现了,在网上和电话上都租不到车。不行就叫 Uber呗,心里想。又发现 St. John’s 还没有Uber!有人说:去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去干嘛。虽然我不停地说那里肯定是个 civilization touched place, 也暗喜那是担心我和不想离开我的表达,但担忧的种子还是种下了。

一天晚上,我梦见自己站在所住的旅馆门前,放眼望去,茂密的森林和碧绿的草地,一片荒蛮。但仔细观察,发现草地上牛群点点,在草原中忘我地享受着新鲜青草的味道,瞬间感觉所有的担心都消失了,有了解决办法了!我在梦里喊:可以租牛骑啊!(这是一个真实的梦,一个焦的梦,一个愿望满足的梦)

贪便宜定的机票不能改也不能退,心想飞过去再说,大不了在hotel里睡它两周。但天无绝人之路,到了St. John’s 却又有了转机,下飞机拿到行李往外走,看到有人在租车处排队,心想再碰碰运气吧,就混人了队伍,结果租到一个两天的车子,一辆灰色的三菱小型SUV,如获至宝,喜枚枚地把行李扔上车,绝尘而去。

不放弃希望的话,希望之光它就星星点点地亮着,说不定就变成现实了呢。

 

第一天

 

所谓第一天只有半天的时间,因为飞机落地时已经是当地时间 2:30 pm 了。机场至宾馆大约15分钟的路程就到了。那是一个据说有百年历史的加拿大旅馆,定的时候确实有想照顾本国人的生意的想法的。结果入住后发现整个旅馆只有我们一个房间有人住(从停车场的车推断),卧房的一角有一个硕大的 jacuzzi,除了能让人有坏坏的想法没有任何实用价值。而毛巾上yellow的颜色让人有点想OT的感觉。前台从晚上8点不到就没有了人,让人缺乏安全感。最重要的是价格比房间装修更新、更干净的同类美国品牌的hotel贵了一倍还不止,第二天果断换了旅馆。衣食住行,衣、食都可将就,住不舒服直接影响最重要的行,这个主要矛盾必须抓好。

再回到第一个半天。

因为出于安全的考量,飞机上一直戴着口罩,从早上六点多起床起,都滴水未进,饥渴难耐,就先去找吃的,开车下去两分钟看到一个 Tim Horton’s Drive through, 每人买了一个大大的三文治和一杯咖啡,狼吞虎咽地吃下去(真好吃!),边吃边研究 St. John’s 的著名景点。

简而言之,为了不浪费得之不易的两天有车时间,当天傍晚在Hourbor Dr. Water St. 上来回穿梭数次,先去了 Signal Hill, 又去了 Cape Spearheadp, 又返回了到 Hourborside Park, 然后在附近吃了日餐,回到旅馆,去找 Canadian Tire,又回到旅馆。

 

Signal Hill Historic Site

 

图片关键词

(Picture found online)


Signal Hill,中文翻译为信号山(记得青岛也有一个信号山),以前叫做 The Lookout, 是一个有着深深深深历史的山头。这座山在地球上出现第一条鱼的98,000,000 年之前,出现植物的122,000,000 年之前,出现恐龙的 250,000,000 年之前,出现鸟儿和开花植物的 396,000,000 年之前,恐龙灭绝的442,000,000 年之前,出现人类的542,000,000年之前就从地球上 "出来了。而且据说,在上一次 Ice Age 的时候,由于大量海水形成了冰山,那时候的海平面比现在要低100-200 米,也就是说那时候的Signal Hill 看上去比现在高很多。

Signal Hill 应该是全城的最高峰吧?山顶建有一个碉堡型的建筑, 叫做 Cabot Tower,现在是一个纪念品商店,上面还有两个不同形状的火炮,其中一个正对着下面海港的出口。从山顶俯瞰,可以看到一个历史悠久的海港,过去是一个军事基地。海港有一个窄窄的出口(它的名字就叫做 Narrows,里面是一个大肚子的海湾。这就是所谓良港的样子吧,船停在里面风平浪静,窄窄的出口,易守难攻。这个军事基地始于18世纪,英法曾经在此激战。(详细历史可用Google Wikipedia 找到,不赘述了)。

Signal Hill 出发,有三条 Hiking trails,我们都没有时间走过,其中一个叫做 North Head trail 的是我特别想去的,如果还有机会去,一定要去走一趟,从上面可以俯瞰海湾和大海,那种海阔天空的感觉,特别能满足人类征服自然的幻想吧?想想都美得不行不行的。

山下面有一个 叫做 Johnson Geo Center 的地理博物馆,属于 Memorial University of Newfoundland and Labrador 的一部分。今天已经关闭,我们第三天专门去参观过。

下面还有一个小湖/pond,叫做 Deadman's Pond, 是一个小公园。关于为什么叫做 Deadman's Pond 公园介绍说这是个mystery。这个小湖以前叫做 Parson‘s Pond (on a 1845 military map),也曾叫做 Round Pond。对于 Deadman's Pond 名字的由来有各种猜想,比如那里淹死过人,那里曾有个绞刑架,那里曾有士兵伤亡等等,不一而足。还曾经有个艺术家根据想象画了一个绞刑架的油画。小湖里有很多很多的 Canada geese,地面上也是,他们根本不怕人和车,仿佛他们就是那里的主人,别的人都得绕道走。我们从那里出来的时候,有一只 goose 一直停在车子前不动,不得不下车把它赶走才得以离开。我赶它时有个人看着我笑。难道我不该赶它吗?一下子变得 self-conscious 了,一时之间感觉自己成了别人眼里不宽容goose的坏人。

 

图片关键词

(Picture found online)


Cape Spear Lighthouse National Historic Site


图片关键词


(Picture found online)

天色不算太晚,我们又开车去了 Cape Spear Lighthouse National Historic Site, 在山里弯弯绕地开了好一会儿才到(差不多半个小时吧),到的时候已尽黄昏,本来有些阴沉的天气,此时可见度又下降不少,湿冷的空气加上海边的强风,吹得人摇摇欲坠。我们都还是多伦多的夏天装扮,此时只感饥寒交迫。我穿上在 Signal Hill Gift Shop 买的一个红色外套,长长的袖子就好比古装的水秀,甩开水袖,学着古人一步三摇,其他人,包括唯二的两个“老外”已经钻进 Cap Spear Lighthouse Gift Shop 买衣服去了。

Cap Spear Lighthouse 是北美大陆的最东边的point

曾去过美国最南边的point Key WestPEIEast Point Lighthouse & West Point Lighthouse on,分别在PEI的最东端和最西端;还去过三亚的天涯海角。

人们为什么热衷这些极端的地方呢?还有各种极限运动,比如蹦极、跳伞、深海潜泳等等?极端是世界和人局限性的体现,那么,征服极端/极限,是不是就象征能超越这些极限呢?是不是人类对自身全能自恋感—其实是弱小感--的不屈服的挣扎?

 

Harbourside Park

 

回来的车上,从一个中文攻略上看到附近有一个叫做 Hourborside Park 的公园也是很著名的,据说是冒险家 Sir Humphrey Gilbert 登上St. John’s 地点。怀着向往的心情前往,原来就在我们来回走过的 Water Street 两旁,面朝大海,对着 The National War Memorial。公园其实很小,里面保持得干净整洁,里面非常显眼地有两只狗的雕像,一个是一只 Newfoundland dog (纽芬兰犬),另一个是一只 Labrador Dog (拉布拉多犬)。这两种breeds Newfoundland & Labrador 的著名犬种,Newfoundland 犬可以长到接近200 lbs,是一只working dog for fisherman,性格温和、镇静、忠诚Labrador 犬可以长到 60-80 lbs, 是一种猎犬 retriever),友好、忠诚、playful。据说是英国诗人 Lord Byron 就有一只纽芬兰犬,在他心爱的狗去世后,他亲自为它爱犬写了墓志铭:

Near the spot

are deposited the remains of on who

possessed Beauty without Vanity,

Strength without Insolence,

Courage without Ferocity,

And all the virtues of Man...without His Vices.

每一个养过狗的人都会同意的。

那里还有一首诗,是 St. John's 一个叫做 Mina M. Brown 的人写的(见照片),每一个养过狗的人看过之后都会热泪盈眶的。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往里走,可以非常近地靠近海湾的水面,周围停着各种船只,其中旁边一个橘色的大船非常显眼,后来几天也一直停在那里。

纽芬兰省的缩写是 NL 实际就是 Newfoundland & Labrador 的缩写,当然不是两种狗的缩写。Newfoundland 是NL 南面的一部分,Labrador 是它北面的一部分,原来是两个行政区,后来和Newfoundland 合并。纽芬兰省以前通称 Newfoundland,2001年才改为 Newfoundland & Labrador.

穿过Water Street, 路的北边有一个雕像,是为纪念在第一次世界大战(WWI,伊称The Great War)中牺牲的士兵所立的。在WWI中,NL派出6000多的精壮青年,很多都在那场战争中牺牲了。这应该很大程度上影响了NL的人口增长(我的推测)。现在整个NL50多万人口,40%的人生活在省会St. John's。全省的人口中 94%的人口生活在Newfoundland 这边,只有6%的人口生活在Labrador

从雕塑再往上走,看见路的另一边有一个叫做 Sun Sushi 的日餐馆,就迫不及待地进去想吃一碗热腾腾的乌冬面。可结果人家的乌冬面卖完了。他们有一种特别的Sushi,叫做 Cap Spear Roll,味道还不错。

 

第二天


图片关键词

第二天早晨出去买早餐时在一个叫做 Victoria Park 里面拍到的


Cape St. Mary's Ecological Reserve鸟岛) & a Restaurant on the way

 

Cape St. Mary's Ecological Reserve 也是在攻略里找到的。以前看到有朋友发布过鸟岛的照片,所以昨天晚上看到攻略上的照片就当机立断决定要去。

但出发时已近中午。

开车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无穷无尽的松林,长直而无车的道路,换了好几条公路终于开到了。

不对,路上还看到我梦境中的牛群,有一家人在那里拍照。后悔自己没有下来拍几张照片留念。一定是上帝曾托梦给我,要不怎么会在清醒的现实中看到梦境呢?

梦境、现实。那个是梦境?那个是现实?或许现在才是梦境呢?或许自己也是某人梦中的人物呢?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存在哪个维度?我是具体的存在还是梦中的虚幻?

下车,看到一个灯塔,就先入为主地认为那就是我们要去看鸟的地方,便欢呼雀跃地跑了过去,连个鸟的影子都没有。Are you kidding me? 把这鸟都不拉屎的地方叫做鸟岛,该不是人们故意开的玩笑吧?

大概季节不对吧......虽然有些沮丧,但海景还是无海景,看到有一个在深深的草丛中踩出的小径,我便沿着它往海边走去,不顾老大在后面拼命叫喊阻拦。


图片关键词


穿过草地,前面是一块巨大的岩石。其实走过去并没有在篱笆那边看着那么可怕,其实挺开阔的,坡也不陡,但还是没敢往岩石上去。站在岸边,往东看去,是一个长长的,看不到指尖的 finger”,海水击打着海边陡峭的岩石,哗哗作响,别有洞天的风景是站在围栏那边看不到的。

本来想上车走人的,但看到处有一个既像旅馆又像 information center的地方,上面写着The Dr. Leslie M. Tuck Centre (Visitors Center) ,就想过去看看。那确实是个information center,关于鸟岛的,而且发现从它的后面才可以走到鸟岛。

差点就错过了!人生就是要契而不舍地寻觅,保持好奇心和探险心理,否则很多风景都会错过的。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FYIGoogle 结果显示,这些鸟儿里有 gulls(鸥), razorbills(刀嘴海雀), common murres(海鸦), black-legged kittiwakes(黑腿三趾鸥), northern gannets(塘鸥), and double-crested and great cormorants(双冠鸬鹚)。

 

回程的路上感到饥肠辘辘了,看到一个地方标注着restaurant,就开了过去。一个浅灰色的房子,典型的 St. John's “木板房,又叫“salt box house", 外墙上挂着各种牌子,既是商店,又是邮局,又是彩票出售点,还是餐馆(restaurant)。进去买食物,最后拿出来一个大袋子,里面有三个盒子,各有一个大三明治,和一大堆炸土豆条。迫不及待吞下去,no hungryno angry, 填饱肚子,就心平气和多了。


Quidi Vidi Village & Quidi Vidi Brewing Company

 

Quidi Vidi 啤酒厂也是从攻略上看来的,据说是摄影爱好者必去的打卡地点,可见白天的景色应该是很美的。但我们去的时候夜色已经来临,除了那个像餐馆的房子里灯火通明,人声鼎沸,音乐之声不绝于耳之外,外面还有一个露天的大棚样的存在,有三五个人在里面收拾东西。隔着他们的铁丝网状围栏我试着和离我最近的一个妇女说话:

 

“Excuse me, Madam."

"Hi, how are you?" 她满脸笑容地转过身来。

"Good, thank you!... Are you still open?"

"Yes, it's open."

"Can we buy some beer here?"

"You can only drink beer here.......but you can buy beer from the store. " She pointed to the house.

“Thank you!”

"You are welcome!"

 

犹豫片刻,决定改日再来。

结果下一次来的时候更晚,所有的地方都关了。

Quidi Vidi 是一个地名 Quidi Vidi Villiage),那里有一个啤酒厂,声称用两万年的冰山之水酿造,味道特别,后劲十足。后来在 The Zoom 的餐厅尝试了一下,个人感觉无论瓶啤还是生啤都没有青岛啤酒好喝。

 

第三天

 

今天是市内博物馆游。

 

Johnson Geo Centre & To Go Taco

 

图片关键词

(Picture found online)


第一站就是那个地理博物馆 Johnson Geo Centre. 这一段是补写的,当时的感受记不清了,只记得在那里看到介绍 Signal Hill 的形成和发展,NL的地理环境,以及相应的人类发展历史,内容其实挺丰富的。

最大的感受就是人类是历史发展中很短暂的历史,而人类个体,相对于大自然,则渺小虚弱得无以名状,和一粒黍米和一个小蚂蚁没有什么区别。

到自然中去的最大收获就是学会敬畏自然吧。是消除人类自恋的最佳方法。Well, 自恋正是对自己弱小感的防御。

从博物馆的后面出来,外面是一个公园。那天阳光灿烂,公园里植物花草茂盛,我们沿着公园小径走了一圈。据介绍,这个公园是 private sponsored (由Johnson Family Foundation 资助的), 里面除了很多的花草树木,还有对早期 NL 民风、民俗、和渔民生活的介绍。有一种植物引起我很大的兴趣,在多伦多仿佛没大见着过(可能我太孤陋寡闻)。它结着橘色的小石榴状的果子,但比石榴小很多倍,大约像草莓那么大小,但没有结果子之前,会开一种洁白或粉红的非常优雅的花朵。(我在地上捡了一个干的果子,回来后把里面的种子种在花盆里,尚未发出芽来--不知道培养方法是否正确,是否能够发出芽来。)

 

The Rooms: Cultural Center & Art/History museum


图片关键词

 

顾名思义,这是一个关于文化、艺术、和历史的博物馆。博物馆里讲述的历史几乎完全没有加拿大的历史,全部是 NLNewfoundland & Labrador)的历史 (在NL的历史博物馆,讲 NL 的历史,没毛病。)NL 1949年才加入加拿大联邦,是最晚加入联邦的一个省份,怪不得没有归属感。

但也没有人抱怨他们没有归属感。

我在 NL 感觉怪没有归属感的,因为那里几乎清一色的白人,整个旅程中除了在日餐馆和中餐馆见到几个亚裔面孔,在街上几乎没有见到过。也很少的其他族裔,曾在路上看到一个黑人teen 和几个白人teens 在一起走路。这是在北美从来没有过的感觉,甚至在欧洲的时候也是可以在不同的场合见到不同的肤色的人们。这可能和疫情有关,如果不是疫情可能会看到更多的旅游的人们。

 

各省加入联邦的年份如下:

1867 Ontario, Quebec, New Brunswick, Nova Scotia

1870 Manitoba, Northwest Territories

1871 British Columbia

1873 Prince Edward Island

1898 Yukon

1905 Alberta, Saskatchewan

1949 Newfoundland and Labrador

1999 Nunavut

https://lop.parl.ca/About/Parliament/Education/OurCountryOurParliament/html_booklet/confederation-e.html

图片关键词

FATHERS OF CONFEDERATION

https://lop.parl.ca/About/Parliament/Education/OurCountryOurParliament/html_booklet/confederation-e.html

 

The Room 的餐厅里,喝了一瓶 Quidi Vidi 啤酒。可能因为久不沾酒的缘故,居然还有些感觉,一路上被 teasing,心情还是好得不得了。


图片关键词

 

Carbonear & Stone Jug

 

看到note 里还有一个 Carbonear...为什么去那里来着?...记起来了!因为回到酒店时间尚早,女儿又老问 “What should we do next?" 然后搜到这个地方,据攻略上讲那里有一个 Railway Museum(铁路博物馆),开车只有一个小时多一点,就走起了。

对我来讲,最好的度假休息,就是躺在床上睡觉、看书、看手机、看电视,如果是躺在沙滩上就更好,如果还能到海水里泡一泡就更完美。可小朋友的度假就是不停地动啊动啊,这就是old young 的区别啦。已经记不起自己 young 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也不是啦,那时候还没有度假的概念,那时候只知道一年到头地工作,春节也是各种礼节性的应酬。

跟着跑吧,就当再年轻一次吧。

到了Carbonearnowhere 可以找到 Railway Museum,就算有也已过了关门的时间了。不过那个 town 头上桥两边的风景很好看,就在桥上走了走,照样是从海里伸出来的 finger,海湾的景色,在夕阳下的反射性,波光粼粼。海风吹来,凉意滲透全身。欲上车返程,有人都内急得很,于是想就近找个餐馆吃饭吧!用手机搜了一下 (在NL很多地方都没有手机信号,所幸在那里因为靠近一个 town,还有手机信号),先找中餐馆,无果。然后发现附近有一个叫做 Stone Jug 的餐馆,Review 从一颗星到五颗星不等,总体四颗星,就决定去这里了。上车,跟随 GPS,右转,发现餐馆其实就在刚才停车十几米的地方。

Stone Jug 在一个非常老的房子里,是一个集酒吧和餐馆一起的地方,从里到外走 antique (古董)风格,里面有非常古典和漂亮的吊灯,式样不一。我们被领到对着门的一个桌子上,实际上就等于在餐馆中央的一个位置。里面全部是白人,收获了很多的注目礼。

在手机上搜了一下,发现Stone Jug 还算Carbonear的一个景点,NTV “Place to Go" 节目专门介绍过他,不少人都慕名而来呢。要说食物,对中餐胃的我来说,还过得去。我点的 fish & chips,鱼肉很新鲜细软。服务也不错,上菜慢一些。吃完饭,服务员告诉我们可以到二楼参观。二楼是一个 event place,办婚礼或其他活动的地方,也是古典风格,有更加漂亮的吊灯。从二楼有一个楼梯可以从外面下楼。这样如果有event,也可以不影响一楼的人用餐。

我们离开时,live music 刚刚开始,只能错过了。

回到酒店,夜已深,大概今天喝了啤酒的缘故,大脑兴奋,直到三点多才睡着。还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第四天

 

Iceberg Boat Tour

 

St. John's 的第二天我就定了这个 boat tour。从网上找到的,起初想定那个 Whale Watch Tour,发现2022822 号前都没有时间,就定了这个 City Boat Tour。本来预定的是在第五天,但今天早晨电话通知说因为天气原因改到今天。但今天天气也不好,严重怀疑他们把两天的tour 集中到一天了。

那是一个橘白相间的船,因为感觉挺冷,上船前就决定要到舱内坐着,但上船后大家都争先恐后地往上层甲板上走,也跟了上去。船开起来,风很大,穿着一个薄羽绒服也抵不过海水的穿透力。在上面坚持了一会儿,就钻到船舱里面。舱里面只有我一个人,停了一会儿又上去,还是太冷,又坚持了一会儿,还是又回到船舱。

船倒是不怎么颠簸,从船上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欣赏港口和岸边的景色。看到在悬崖上面的 trail 上走动的人,看到很多的山洞,据说以前海盗都在那些山洞第躲避风浪。还看到两个 sun fishes。我问那个小船员那个fish 有多大,他说估计有600 lbs。他说 sun fish 可以长到 1000 lbs,但没有人吃它,因为全是骨头。

还看到两只eagles (老鹰),高高地“坐”在悬崖的石头上,但肉眼看到的只是两个小白点儿,如果不是那个小伙子耐心地指给我看,还真的不会注意到它们。

坐在船舱里离水面更近一些,船只穿过海水画出一片青白色的水印。


图片关键词

 

也可以更清楚地看到一道道的海浪,后浪推着前浪,绵绵不绝。仔细观察,你会注意到每个大浪都是有无数个小浪组成的,而每个小浪上又有无数多的小小浪组成,而小小浪上还有无数的微浪,每一个惊天骇浪,都是一个个微浪共同着力的结果。就像一个时代的潮起潮落,浪涌浪推,是每个人类个体,每个家庭,每个组织机构...综合作用的结果。有的人、事、组织、或国家被推到风口浪尖,更多的则默默无闻,可时代的浪涛之中,每个人都是那些小微浪,无数的微浪才推起时代的浪潮,而浪潮当中,谁是无辜的呢?时代弄人,时间弄人,普通的人只能被时代的浪潮挟裹着,毫无招架之力地踉跄前行,翻滚着,应对着,生存着,毁灭着。生和死,两种本能,相生相

Captain 说在四月份可以看到冰山,六七月份可以看到鲸鱼,而我们只看到了sun fish

 

图片关键词


就好比,以前孩子上学后就可以在教室和playground 跟老师和同学玩,上学就意味着每天除了爸爸妈妈等还可以见到老师和小朋友。2020 年开始上幼儿园的小孩子只能在电脑上看到老师和小朋友,或许对他们这就是上学的常态呢,上学本来就应该在电脑上呢,小朋友们又能如何呢?

疫情期间,很多来访者也只在电脑上见过。


FW,Toronto. September 5, 2021)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