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francywang.com
francywang.com francywang.com francywang.com

所有文章

联系方式

 FW心理工作室提供的服务范围包括:

 

1,单独心理治疗

2,夫妻/配偶治疗/辅导

3,家庭心理治疗

4,子女教育辅导和咨询

5,青少年辅导和心理治疗
 

 

 FW心理工作室联系方式
 

电  话:416-816-9721
微   信:FrancyWang-Toronto
Q    Q:1828207312 (francywang@qq.com)

Skype:franfwang

地址1:

25 Sheppard Ave. West, Suite 300 (Yonge/Sheppard路口,地铁直通)

North York, ON M4W 3R1

地址2:

1200 Bay St., Suite 202 (Bay/Bloor 路口,Bay地铁站上面)

Toronto,ON M5R 2A5

 

Email:fwtherapy@yahoo.com, info@francywang.com, francy@francywang.com 

网  址:www.francywang.com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所有文章 > 原创文章 > 读万卷书,书中可有颜如玉?
读万卷书,书中可有颜如玉?

在那个漆黑的夜晚,有些事情发生了......

在那个漆黑的夜晚,有些事情发生了......

Francy Wang 王方


 1541129032472531.jpg

图片来自网络

2013年情人节的前一天,奥斯卡的漂亮模特女友瑞娃在运动员之家附近的一个商店给奥斯卡买了一个情人节礼物。当晚,她把这个包装好的礼物送给奥斯卡。奥斯卡给了她一个年轻情人间的甜蜜的亲吻,高兴地要打开礼物,瑞娃按住他的手,娇羞地说:明天早晨才可以看!虽然很想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奥斯卡还是顺从地把礼物放下,满心欢喜地憧憬着明天的到来,进入甜蜜的梦乡。

 

半夜时分,奥斯卡被闷热的天气热醒了,他起身把阳台上的电风扇拿到屋里来,然后关上阳台的门并顺手拉上了窗帘,然后拿起瑞娃的外套把一个LED屏幕盖上,因为夜里屏幕发出的光颇让有睡眠问题的奥斯卡心烦。当他正要回床上睡觉的时候,听到洗手间里传来异样的声响,他心里咯噔一下:糟了,洗手间的窗户忘记关了,他记得洗手间的窗户是唯一没有装防盗窗的窗子,而且他记得装修工正好把一个梯子留在了靠洗手间的墙外面......

 

奥斯卡曾经接到过死亡威胁,也曾经是入室抢劫的受害者,心里感觉非常害怕。他拿出放在床下的手枪,低声对瑞娃说:你躺下,不要起来,赶紧call 911!来不及装假肢,他拿着手枪来到厕所门前,心中极度恐惧,因为没有假肢的他,行动很不方便,感觉藏在洗手间的入侵者随时会出来取他和女朋友的性命。他再次大喊:赶紧从窗子离开,否则我要开枪了!

 

洗手间里没有人回应。他的心脏因害怕剧烈地跳动着,扣动扳机,砰、砰、砰、砰,连开四枪,再次对瑞娃喊赶快call 警察!这才发现瑞娃并没有在床上,大吃一惊,意识到在洗手间里的可能是他心爱的女友瑞娃!OMG

 

奥斯卡冲到阳台上,大声呼救,然后回去戴上假肢,冲到洗手间,门锁着,他猛踢几脚,没有踢开。他又回到卧室,找到他的板球棒,回去对着厕间的门猛砸,门板被砸烂了,发现钥匙在地上,打开门,发现瑞娃拿着手机,浑身是血,,艰难地喘着气。他先是给物业管理员打了个电话,让物业管理员帮忙叫救护车;然后callNetcare。然后打开前门,又回来抱起瑞娃下楼,这时住在小区的一个医生也赶了过来帮忙,但是瑞娃还是在他的怀抱里停止了呼吸。

 

警察赶到后,给奥斯卡戴上了手铐……

 

(这是我根据奥斯卡的自述想象出来的情景)


1541129032768192.jpg

 

奥斯卡.皮斯托利斯(Oscar Pistorius 是著名的刀锋战士,曾是残疾人奥运会冠军,是世界上跑得最快的无腿之人,风光无限。他和模特瑞娃.斯汀坎普(Reeva Steenkamp——— 一个法律学院毕业生、模特、女权主义者、基督教徒—— 曾是当地知名的明星情侣。瑞娃在2013年的情人节凌晨被奥斯卡射杀,那一天,她原计划要到Johnnesburg School 进行一场反对家庭暴力的演讲的。

 

在奥斯卡的审判过程中,虽然有专家作证,试图用精神疾病的理由做无罪辩护,提出他有创伤后应激障碍、抑郁等,但没有成功。20151021, 法官马斯帕(Masipa)以杀人罪(非谋杀)判他五年徒刑,但检方认为判得太轻,进行上诉。201676日法官马斯帕以谋杀罪改判他六年徒刑。检方继续上诉,20171124日,一个南非法院改判他13年徒刑,20171219, 南非最高上诉法庭改判他为15年徒刑。奥斯卡上诉到南非宪法法院,但上诉没有成功。

 

在《对奥斯卡.皮斯托利斯的错误判决》(The Wrongful Conviction of Oscar Pistorius, Willock, 2018)一书中,加拿大临床心理学家Dr. Willock当了一次侦探,但他的侦破是根据睡眠研究、梦的精神分析理论、和无意识的理论进行的,对奥斯卡做出了无罪推理。

 

在进一步说奥斯卡的案子之前,我们先来看一个1987年发生在加拿大达勒姆(Durham)(多伦多附近)的一起杀人案。那一年,肯才23岁,他的妻子是他的高中同学,两个人有一个5个月大的可爱小女儿。肯为了给妻子一个去澳大利亚(她的祖国)旅行的惊喜,偷偷地去赌场赌钱筹集资金,开始他赢了一些钱,但后面就开始输钱,为了反本,只好不停地去赌,并偷偷地挪用公司的公款。被发现后,他失去了工作并被起诉。为了还给公司钱,他们不得不把自己的房子房子市场上卖。他的妻子非常生气,责令他在即将到来的周六,1987年的523号,向他最亲近的奶奶坦诚他的赌博、被起诉、失业、和经济困境,并且在24号在岳父母家的BBQ家庭聚会上向岳父母坦承同样的事情。可就在那个周末之前的周四,他的妻子凯伦发现肯又伪造了几张支票,去赌博了。愤怒无比的凯伦把他赶下他们的婚床,他之后睡在客厅的沙发上。 周日的凌晨时分,离去跟岳父母认错还剩几个小时的时间了,肯看完电视,已经失眠数日的肯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不一会儿,他从沙发上爬起来,登上他的皮卡,开车14英里,来到岳父母的家里,从车里拿出一个铁棍(tire iron),上楼,来到岳父母的卧室,对岳父又捅又掐直至失去意识(没有死),对岳母连通数刀,最后用铁棍把岳母猛击致死。然后他开车到警察局,浑身是血,双手肌腱被深深地割伤,他告诉警察:我刚刚杀人人了;天哪!我把我的岳父母杀死了!我把他们捅死了。他告诉警察自己不记得睡着后的所有的事情。只记得看见岳母悲伤的脸,以及走到门外时看见妻子未成年的弟弟妹妹害怕的样子,他记得对孩子们喊:“Kids, kids, kids.” 但后来孩子们作证说没有听见他喊叫只看见他像动物一样发出咕咕哝哝的声音,就好比人们有时在睡梦中发出的声音那样。

 

当肯完全回复理智之后,他编造出一个漏洞百出的故事,他坚信有人在他喝的Kool-Aid下了毒,当他失去知觉之后,把他从沙发上拽起来,扛到车上,开车把他带到岳父母家,在那里,他发现把他带过去的人想谋杀他的岳父母,于是,为了保护岳父母,奋力和歹徒搏斗,并且在搏斗的过程中,把手割伤了,伤口深达肌健(他却没有感到痛)。肯也觉得自己的故事不完美,谁能够到他家给他下毒?谁又能把一个300磅重的高大男人扛上车?为什么要开车送他到岳父母家?肯觉得自己的推理虽然不完美,但他觉得自己开那么远的车到岳父母家却没有一点记忆则更加荒谬。

 

肯的律师在多伦多一个著名的律师事务所工作,离维洛克博士的办公室附近,那个律师的丈夫正好是个司法心理学家,办公室就在维洛克博士办公室的另一头。他们以肯患有睡眠障碍进行无罪辩护 + 睡眠专家证词 EEG结果,认为在肯是在梦游状态杀人的。他们的辩护被陪审团和法庭接受,肯被无罪释放。

 

人真的可能在睡梦中杀人吗?不查不知道,我在Google上搜了一下,第一条搜索结果里就找到14homicide sleepwalking的案例 (Wikipedia, n.d.). 到底怎么回事呢?睡梦研究给出了答案。

 

我们都知道,包括REM阶段在内,我们的睡眠分五个阶段,每个睡眠阶段持续5-15 分钟,每个循环大约有99110分钟。 我们每天夜里都在这五个阶段来回循环好几次。

 

图片关键词

图片来自网络



图片关键词

图片来自网络


我们先从清醒状态慢慢进入Stage1。在Stage1,我们的眼球活动减少,脑电波变的慢了一些,肌肉张力开始松弛,有时候会有要掉下去的感觉,伴随反射性的肌肉突然收缩抖动。意识在清醒和不清醒之间摆动。在这个阶段,人很容易就被叫醒了。

 

随着睡眠的加深,就进入了Stage 2。这个阶段,眼球已经不移动了,脑电波更加缓慢,只偶尔地出现一些快波。这时,体温下降,心率减慢,为进一步的深睡眠做好准备。

 

到了Stage3,脑电波以非常慢的delta波为主,delta波之上散布着小快波。

 

到了Stage4,脑电波几乎都是delta慢波了,如果把一个人从这个时期叫醒,他可以在好几分钟的时间都是不清醒的迷失状态。

 

最近,Stage3 & 4被合并为同一个阶段,又叫N3. 所以也可以说一个睡眠周期,包括REM总共有四个阶段。3&4,即N3,是深睡眠的状态,而梦游、夜惊、梦话、和尿床现象都出现在这个时期,这些现象叫做异态睡眠(parasomnia),多出现在N3往快动眼睡眠(repid eye movement sleep, REM 过渡的阶段.

 

到了REM阶段,脑电波变成了和睁眼清醒时类似的快波,身体几乎不能移动,眼睛是闭着的但从眼睑上可以看到眼球在快速移动,认为眼球的运动和脑电波的变化是和这个时候做的梦相关的。如果一个人从这个阶段叫醒,他通常会告诉你正在做梦。

 

有的人说自己从来不做梦,一般认为那是他醒来的时候不在REM阶段所致。

 

上面是正常的睡眠周期划分,但任何事情有正常就有异常,在异常情况下就会有问题甚至危险出现了。现代睡眠研究(自从弗洛伊德年代以来)对异态睡眠的研究有了很大进展。1968年,多伦多的精神病学家Roger Broughton创建了世界上第一所睡眠医学中心。1975年美国睡眠医学研究院成立,他们对异常睡眠的分类经过多次修订,已经有75种之多的异常睡眠,而且这个list还在不断增加。现代医学研究技术比如脑电图、PETfMRI等对睡眠的研究贡献巨大,使得研究者那个窥见人们睡眠时大脑内部在发生什么。睡眠专家Carlos Schenck教授对异态睡眠的定义为:除了睡眠呼吸暂停之外所有发生在睡眠期间的异常现象。一些异态睡眠的例子包括梦游(sleepwalking & dreamwalking)、和睡眠有关的进食障碍(比如睡梦中吃东西)、噩梦、睡瘫(sleep paralysis)、快动眼睡眠行为障碍(RBD)、睡眠攻击行为、睡眠性行为。梦游除了走路之外,还包括开车和进行其它的非常复杂和危险的行为。

 

异态睡眠和遗传有关,就是说可能和某些大脑的异常有关,有家族性的倾向。另外,其它的睡眠问题,比如睡眠呼吸暂停或睡眠不足,或某些药物也可能会诱发异态睡眠。

 

所以,睡眠专家推理,因为肯给出的描述显然不符合逻辑,而且也找不到肯杀害岳父母的动机,其它的insane状况又不符合,那么,用异态睡眠的理论, 以及精神分析的无意识及潜意识理论,是可以解释的。

 

肯的父亲是个坏脾气的人,在肯4岁的时候,他抛弃了妻子和肯,并且断绝了和家人的联系14年之久。肯在幼小的时候就被父亲抛弃了,是一个“fatherless”的人。当孩子被父母的一个抛弃之后,如果能和另一个父母发展出比较亲近的关系,可以起到一定的补偿作用,但他的母亲再婚了。自从母亲再婚后,肯和母亲的关系也非常疏远,可以说也被母亲(情感上)抛弃了。他唯一比较亲近的家人是他的奶奶,曾经和她一起生活过一年的时间,可见奶奶对他的重要性,而向亲爱的奶奶坦白自己的赌博和贪污行为也是压力比较大的一件事情。他是一个缺乏爱的孩子,是一个事实上无家可归的孤儿。和妻子认识之后,迅速被妻子的一家接纳,有了一个家和归属感,他对岳父母的感情很深,对弟弟妹妹也很好,据说在他到岳母家行凶的前几天,就一直挂念着岳父母家的BBQ炉子坏了,需要去修。那天晚上, 在他行凶的前几个小时,妻子上班走之前,他和妻子曾经激烈地争吵,盛怒之下,他妻子威胁说等房子卖了,就带女儿离开他!

 

如上所述,重要的事情再说一遍,肯是一个从小被最亲的亲人父亲和母亲--抛弃的人。所以,被抛弃、孤独、失去爱是他内心最深的恐惧。肯赌博的初衷是想给妻子一个惊喜,带妻子到澳大利亚旅游,是为了爱和巩固所得到的爱,但后来的wrong-doings, 使他很羞愧(shameful),并且已经威胁到亲人对他的爱,他已经连续数日处在极度的焦虑和失眠的状态,近于崩溃的边缘,那么妻子盛怒之下要离开他的威胁对他来讲无异于(精神)谋杀。那么挽救要失去的爱似乎是他最想做的事情。事实上,在女儿出生之后,他已经感到非常失落,觉得被妻子抛弃了,经过短暂的和女儿的热络期,他很快变得对女儿非常冷漠,几乎不参与照顾女儿的事情,仿佛非常嫉妒女儿。

 

做心理工作的人,大都熟悉弗洛伊德关于梦的理论,梦有两个重要特点,一个是愿望的满足功能,一个是被压抑的情感在梦里显现和抒发的功能,而这两个功能又是互相联系的。要想清楚地了解精神分析梦的理论,又牵涉到精神分析的整套理论,比如意识的划分、无意识的形成、防御机制、本我自我超我的形成以及在哪个意识层面等等,还有意识的象征意义等等。简而言之,人对一件事物或一个人的情感通常不是单一的,而是复杂的,比如对一个人爱恨两种感情的同时存在。弗洛伊德认为,在人的内心深处,无意识层面,压抑了很多不被自己的超我接受的东西,如果把所有无意识的东西都表现(enact)出来,每个人可能都是谋杀犯。但在睡梦之中,超我和防御机制的把关和过滤机能就减弱了,所以,人就会做一些等清醒过来之后感觉匪夷所思的梦(通过伪装之后)。

 

下面是心理和睡眠专家们的推理:



在来自外界的巨大压力(经济、人际、未来)、内心的羞愧、和害怕失去爱和被抛弃的心理之下,他处在极度的焦虑状态,已经数日没有睡好觉。睡眠研究发现,当一个人经过睡眠剥夺之后,REM睡眠就会增加,也就是说,生动的梦境就会增加。当肯在沙发上睡着之后,心里怀着各种担忧,脑子里盘旋着修理BBQ的事情,所以可能在梦中就梦到去岳父母家的事情。前面说了,肯的内心可能对岳父母既爱又怕(抛弃他),又想讨好,加上他本身就有异态睡眠的毛病,即使以前没有,在他的这个非常态阶段,也可能产生。所以,他开车十几英里来到岳父母家,给他们修BBQ。当岳父母看到他很奇怪地来到家里,前去询问的时候,他的梦境开始变为有人要攻击他或岳父母,于是他开始和坏人搏斗,打死了坏人。却不知道,他打倒的坏人,正好是他要保护的人,这样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当他看到弟弟妹妹在里面害怕的样子,他还喊 “Kids, kids!” 试图不让他们担心了,他想让他们知道已经安全了,他已经打败了坏人。但因为在梦中,他以为喊了,但弟弟妹妹听到的只不过是梦呓一般的咕哝声。专家认为,当他打败坏人之后,因为岳父母的反抗,可能开始清醒,并记住岳母的 “sad face”,并意识到自己杀了人,于是开车到警察局自首,这时候,他才意识到杀的是岳父母。专家认为,整个过程中,肯都是在睡眠状态的。也有可能他的一部分大脑是睡着的,另一部分是清醒的。 我们都知道等我们从梦里清醒过来之后,梦很快就被忘记了。为了解释他的行为,肯讲述的被下药的经过,实际上是他的推理。前面也说过,很不符合逻辑。

 

这是多么不可思议!但其实并非孤例,除了Google 上搜到的案例之外,睡眠专家Schenck教授就记录了很多“parasomnia overlap” (即几种异态睡眠同时存在的情况,比如梦游、夜惊、REM睡眠行为障碍的同时存在)的案例。在这些案例中,病人在梦中和坏人、恶魔搏斗,却不知道被杀死的是自己的亲人或宠物,损坏的是自己的家具等,有的人自己也深受重创,比如直接往墙上撞,从窗子上跳下去等。

 

那么,再回到我们的主角奥斯卡,刀锋战士。

 

奥斯卡1986年出生在一个南非的基督教家庭。他生命的开始就非常不幸。他天生双腿双脚畸形,不到一岁的时候,在正常孩子开始学走路的时候,他的两侧小腿都被截肢了,脚后跟被移植到截肢端希望以后还可以用残肢走路。三个月后开始戴假肢。他的母亲鼓励他和正常孩子一样生活,不要把自己当成残疾人,他学习走路、跑步、参加玩游戏、爬山、爬树。他毕竟残疾,经常跌倒,但他是个倔强的孩子,跌倒后马上就爬起来。

 

六岁的时候,另一个打击又来了--他的父母离婚了。他的父亲搬到700英里外的一个地方,妈妈带着孩子搬到一个比较不好的社区,从不工作的母亲也要开始工作以养家,陪奥斯卡的时间大大减少了。这个情况和肯是有些相似的,父亲(physically & emotionally)抛弃了他们,而妈妈(因为要工作)也在情感上抛弃了他。

 

具有这样的早期经历和创伤,内心深处缺乏安全感,是非常可以理解的了。

 

初中的时候,在一个富有的uncle(不知道是叔叔还是舅舅)的资助下,他得以进入一所有名的私立住宿学校。奥斯卡一向喜欢体育,喜欢英式橄榄球和水球,但他的训练比一般学生都艰难,戴假肢的地方常常肿痛和磨出血泡。2003年的时候,他的膝部严重受伤,之后就专注比较安全的运动--跑步,并获得了残疾人奥运会冠军,打破了残疾人奥运纪录,并参加过正常人的跑步比赛。他感动和激励了世界上的很多人,被称为刀锋战士、跑最快的无腿人等,获得很多荣誉。成功的他也积极参与慈善活动,帮助残疾孩子。

 

他的女朋友瑞娃,漂亮又成功。一对佳侣,令人羡慕。

 

对他杀害女友的trial也轰动了世界,对于偶像的凋落,有人惋惜,有人愤怒。如果他不是故意杀害了瑞娃,那天晚上,那个漆黑的夜晚,有些事情发生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这是侦探维洛克博士(Willock2018)的推理:

 

等奥斯卡睡着之后,开始进入梦乡,也许因为天气闷热,也许因为风扇的响声等外界刺激,奥斯卡开始做梦到阳台上把风扇拿回房间,并把阳台的滑门和窗帘关上了。这是一个方便之梦(Dream of convinience), 就好比有人做梦想上厕所,但因为不想起床于是就做梦上了厕所一样,梦满足了上厕所的愿望。这时候,奥斯卡只不过做一个方便之梦,只不过在梦里把风扇拿进来了,因为后来警方发现风扇还在当着出阳台的门,窗帘也没有关。

 

后来,因为某种原因,很可能是因为奥斯卡出现了夜惊,手舞足蹈或者尖叫吓着了瑞娃,也可能他已经在梦里开始攻击瑞娃,所以瑞娃拿着手机逃到厕间并锁上了门。可能瑞娃关门和锁门的声音使奥斯卡的梦转向另一个方向,缺乏安全感并受过死亡威胁的他以为有人入室抢劫或杀人来了!由于他患有异态睡眠,能够进行梦游(一般人做梦的时候身体是不能动的),来到洗手间那边,他清醒的一部分大脑看见洗手间的窗子没有关,于是开始了梦的演绎,觉得有一个或不止一个入室罪犯正藏在厕间,在给瑞娃大喊叫警察的同时(实际上,可能和肯一样,他根本没能发出喊声,但梦里感觉喊了),极度恐惧的他,对着厕间连射四抢。

 

当他开过枪之后,也许因为开枪的剧烈声响,他的意识可能开始清醒了,意识到杀人了,但可能还没有完全清醒,他说到阳台上呼喊求救,可能仍然是在梦里的呼喊,因为如果他到阳台呼喊,风扇正好堵着出口。他真正意识的觉醒可能是意识到厕间的人是瑞娃之后。

 

在法庭上,他的邻居作证说在听到枪响之前曾听到尖叫声,被检控方认为是有争吵或家庭暴力发生,是瑞娃的叫声,但证人也认为无法确定那是女人还是男人的叫声。维洛克博士认为,很可能那是奥斯卡自己在梦里的叫声,因为在其它异态睡眠的案例了,做梦者可以发出像野兽一样的,和平时的声音完全不一样的声音。 另外,奥斯卡在监狱里,有一天晚上从他睡觉的双人床上铺摔了下来,被送进医院,也似乎证明奥斯卡确实有在梦中行动的能力(再强调一下,一般情况下,人做梦的时候除了眼球可以快速运动,身体是不能动弹的,这就好比我们天生的一种保护机制)。

 

所以侦探维洛克博士认为奥斯卡是在睡梦里杀人,应该和肯一样被判无罪,建议重新审理此案。因为:

 

“The deed does not the man guilty unless his mind is guilty. ——Saint Augustine”

 

 

维洛克博士在书里当了一番侦探,但决定不了奥斯卡的命运。不过这本书是喜欢梦的人一定要读的,它不但比一般的说梦之书有趣,也把生理心理对睡眠和梦的影响结合起来,非常清晰地阐述梦 & 异态睡眠与身体生理状态、心理状态、生活和环境压力,个人经历、无意识、心理防御机制等的复杂关系。

异态睡眠也给我理解一些病人的睡眠//“特异功能”有很大的启发。比如有的病人宣称自己有特异功能,曾经看到鬼魂飘浮在房间里,或者觉得有鬼魂睡在自己的床上。有的人几乎每天晚上都做噩梦,有人发现自己明明在床上睡着的,早晨却在厨房醒来,有人每天夜里都把被子踢得乱七八糟或床头入睡床尾醒来等等,都可能是异态睡眠的表现。以鬼魂为例,很有可能是在睡梦中但大脑某一部分清醒的状态之下的一种幻觉。以前,因为受精神分析的“流毒”太深,总是试图从梦的象征意义、无意识呈现、或者联想过程中病人的心理投射的角度去理解(我还是觉得这样的理解很重要)病人的梦,但其实也可以建议病人去睡眠诊所做下检测,如果发现确实有异态睡眠,通过及时治疗,说不定还可以预防危险发生,减少对自己和他人的安全威胁。

 

 

瑞娃送给奥斯卡的情人节礼物是什么呢?她的礼物是一个相框。她精心地把她和奥斯卡两个人甜蜜的照片放了进去,一起送给奥斯卡,还附了一张情人节贺卡,她在上面写道:“I think today is a good day to tell you that I love you.”

1541129060397746.jpg

图片来自网络

 

只不在那个漆黑的深夜里生的一些事情,她的嘎然而止了。

 

 

References

 

Wikipedia (n.d.). Homicide sleepwalking. https://en.wikipedia.org/wiki/Homicidal_sleepwalking

Willock, B. (2018. The wrongful conviction of Oscar Pistorious. Durham, NC: Torchflame Books.

 

Francy Wang 王方

November 1 , 2018 in Toronto at 11:00 pm 

Francy Wang & Associates(FWA)
            
FWA微信号:FrancyWang-Toronto
             FWA’s Wechat account: FrancyWang-Toronto

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方心理” 

Website: www.francywang.com
              Email: fwtherapy@yahoo.com; info@francywang.com
              Phone: (416) 816-9721

(此文版Francy Wang 王方所有,欢迎发,敬注明出处。)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11-04  【打印此页】  【关闭